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知更鸟 中文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10590|回复: 64

[现场访谈] 《星星·诗歌理论》发表长篇诗人专访:江文波

  [复制链接]
  • TA的每日心情
    奋斗
    2017-2-15 08:42
  • 签到天数: 23 天

    [LV.4]偶尔看看III

    发表于 2015-12-21 15:46:1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江文波 于 2015-12-21 16:03 编辑

    《星星·诗歌理论》发表长篇诗人专访:江文波

          2015年10月中旬刊《星星·诗歌理论》,发表对江文波的长篇专访。访问人是东北诗人姜红伟,专门研究上世纪80年大学生诗歌运动颇有影响。在这篇专访中,江文波作为当年大学生诗歌运动的代表人物之一,就当年大学生诗歌运动的历史渊源、意义和价值,发表了自己的看法,同时介绍了自己青年时代的创作情况,文中的不少材料,是诗人第一次披露。

         《星星》是四川省作家协会主办,新中国创办最早的诗刊(1957),现为国家重点社科期刊,是我国最有权威、影响的诗歌刊物之一。
    封面副本.jpg

    内页1.jpg


    内页2.jpg

    点评

    海`外直播t.cn/RxmJTRa 禁闻视频t.cn/RJAQKcb 前天看了一份调查CCTV在全国的收视率,东三省最高87%,然后依次下降到广东的5%。我看得笑起来了,活脱脱的一个经济倒排序,看得越多脑子越残!不如看这个..  发表于 2017-3-23 10:37
  • TA的每日心情
    奋斗
    2017-2-15 08:42
  • 签到天数: 23 天

    [LV.4]偶尔看看III

     楼主| 发表于 2015-12-21 15:50:2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江文波 于 2016-1-6 16:20 编辑

    我对80年代的诗歌生活充满感恩
    ——江文波访谈录

    访问者:姜红伟
    受访人:江文波
    访谈时间:2014年10月9日晚23点25分




    问:有人说20世纪80年代是中国大学生诗歌的黄金时代,您认同这个观点吗?
    答:上世纪八十年代,是中国历史上一个特殊时期,可能是空前绝后的了。十年浩劫刚刚结束,思想解放的大潮犹如火山喷发,冲刷着中国的大地。自由的鸽群开始飞翔,人文精神的旗帜开始升起,知识分子的精英群体率先觉醒,一批有觉悟、敢担当的作家拿起笔来,史称“伤痕文学”带着深沉、强烈的“反思”和批判精神,在“春寒料峭”的环境下终于登堂入室,引起轰动,一时洛阳纸贵。随之被称为“朦胧诗”的作品,也陆续从地下走到地上,并很快波推浪涌。这时候的文学作品带来的不仅是文学的复兴,而是给中国人带来了一次精神洗礼,所起的作用明显超出了文学本身。当时的知识分子几乎人人关注文学,形成了中国历史上唯一的一个文学的春天。

    那时候中国天空上的太阳,都闪耀着文学的光辉;吹拂在神州大地的春风,散发出的都是浓浓的墨香。
    校园历来是思想最活跃,最崇尚自由的地方,而大学生群体也历来是行走在时代的前沿,青春的旗帜迎风飞舞。而那时候活跃在大学校园的特别是77——79级学生,几乎集聚了中国沉淀十年之久、当代青年中所有的精英,人才爆棚,思想和智慧如积蓄已久的钱塘大潮,汹涌激荡。而文学特别是诗歌,给他们的旺盛青春和澎湃的思想,带来一片最合适的挥洒天地,一个宣泄的出口。

    那时候几乎没有一所大学没有诗社,没有写诗和爱诗的群体。全国有众多文学报刊也闻风而动,开设了不同形式的“大学生诗歌专栏”,甚至出版“大学生专号”,发挥出推波助浪的作用。那时候写诗成了天底下最光荣的事,一诗成名屡见不鲜。

    八十年代的大学生诗歌,已经远远超越了文学自身的意义,而是已经成了一个时代的话题。特别是在中国当代诗歌史上,应占有浓墨重彩的一页。可惜研究的人太少了。


    问:请您简要介绍一下您投身20世纪80年代大学生诗歌运动的“革命生涯”。
    答:我的故乡是历史悠久的文化之乡,是历史上“桐城文派”代表人物的故里,文风昌盛,名人辈出。我的人生或许就是从文学开始。父亲还有乡间那些读过私塾的先生,算是我的启蒙老师;充满先人的智慧,被他们津津乐道的“典故”“对联”“四言八句”等,就是我最初的教材。当然父亲、城里的舅舅以及远近有限的藏书,更使我的童年获得无限滋润。

    在小学四、五年级,我就开始斗胆写“长篇小说”,并给出版社投稿,并收到编辑的“亲自”回信,一时激动不已。以后,在初中、高中语文先生的鼓励下,我对文学的热情更与日俱增。到高中毕业前,我的处女作终于被印成铅字。我在父亲自豪的笑容里,做出了一个绝对影响命运的决定:做一个诗人。在做“回乡知青”的三年里,我受到县文化局谢清泉、章家礼、章晓忠、周若澜等老师,无私的培养和热情的推崇。我陆续在《诗刊》、《安徽文学》、《安徽群众文艺》以及安庆市的《振风》、枞阳县的《战地黄花》等报刊,发表了不少的诗歌、散文等作品,在当地已是小有名气。

    1978年春,我成为文革后第一届通过考试录取的大学生。我怀着做诗人、作家而不是当教师的理想,踏进铜陵师专的校门。毕业后,我留校任教,并被及时送往安徽师范大学中文系进修。正逢文学的“黄金时代”,我对文学的热爱更加狂热,开始如饥似渴地阅读古今中外的文学名著,以及当时影响较大的报刊杂志,诗歌刊物几乎一份不拉,视野开阔了,知识积累丰厚了,精神也受到极大的震撼,对比国内外诗歌大师如艾青、戴望舒、徐志摩和莎士比亚、艾略特、歌德、普希金、海涅、兰波、艾伦·金斯伯格、泰戈尔、叶赛宁、波德莱尔等,以及“朦胧诗”代表人物北岛、江河、杨炼、舒婷、顾城等人的作品,我看到自己的差距,以及过去创作的种种局限性。我已经不那么骄傲,而是放弃过去,努力转型和突破,融进当时的主流诗潮。

    说起那几年作品的发表,我就会想起一些诗歌编辑。八十年代的大学生诗歌运动,离不开这些富有使命意识、牺牲精神,充满热血和情怀的诗人。我会想起广州花城出版社的林贤治,这是那个年代大学生诗人、青年诗人都很熟悉且充满敬意的名字,要说北有张书绅,南有林贤治,一点也不为过。他在《花城》做诗歌编辑,这是在当时是很具影响的大型文学期刊,主发小说,诗歌版面有限,上稿之难不言而喻,而在其中的一期《大学生专页》上,我的两首诗被发在了头条,这对我鼓励很大。我还会想起米思及,他是云南《滇池》的诗歌编辑,我不记得他是否开设大学生诗歌专栏了,但刊物特别是诗歌栏目的“青年性”、“先锋性”显而易见,他对我的诗作算是青睐,多次发表。我还会想起本省的在当时也有全国影响的诗人钱锦芳,由马鞍山市文联主办的文学期刊《作家天地》,是当时中国几大青年文学期刊之一,其中的诗歌版面即由钱锦芳先生执掌。他特别关注大学生特别是安徽大学生们的诗歌创作,多次选发我的组诗,有时还作为诗歌栏目的头条。安徽的大学生诗人,几乎每个人都在他的版面上出现过,有的后来还成为他的朋友,包括我。就安徽大学生诗人的培养来说,锦芳兄功不可没。当然还有大家都熟悉的《安徽文学》的诗歌编辑刘祖慈等。


    问:投身20世纪80年代大学生诗歌运动,您是如何积极参加并狂热表现的?
    答:对诗歌发烧,不仅仅是读书那几年,而是我的整个八十年代。

    我是1980年下学期,去安徽师范大学中文系进修的,同去的还有一起留校任教的许正松同学。这位仁兄爱读书,勤思考,那时也埋头写诗,喜欢研究诗歌理论,诗写得自由洒脱,意象奇特,但可惜他很少投稿,发表的也很少。

    其时安师大的学生诗歌运动已成气候,我和许正松,与其中几个同样狂热的诗歌信徒姜诗元、曹汉俊、黄大明等“同气相投”,很快成了“难兄难弟”。我们几乎每天都泡在一起,特别是每天晚饭后,我们就结伴走出校门,或散步,或找个地方小坐,谈论或争论的主题都是诗歌,比如哪个刊物发表了哪个诗人的作品,包括翻译作品,黄大明还经常把自己新写的诗,读给我们听,名义上说是征求意见,实际上是讨“赞”而已。他的诗受舒婷、顾城等影响不小,但的确有自己的个性,精巧而有韵味。我们几乎泡烂了芜湖市及周边所有的风景,包括哪个地方有个什么样的美女,曹汉俊、黄大明基本都记得清清楚楚,这些美女也给黄大明带来了不少的灵感,这位老弟大学四年,可能都在单相思和苦恋中度过的。那时候崭露头角的还有沈天鸿等同学,但我们接触不多。

    我那时已经带薪,抽烟喝酒方面我比较勇于出手,所以人气挺旺。由于有这段渊源,我与安师大的大学生诗人,多年一直保持密切的联系,包括稍后的钱叶用、查结联等。我进修结业回铜陵师专任教后,他们还常来串联,喝酒谈诗,抵足而眠,友谊甚笃,留下不少快乐的时光。他们在学校办了一个“江南诗社”,并办了一个油印《江南》诗刊,钱叶用很认真地约了我的诗,发在了“创刊号”上。

    还有一段难以忘怀的记忆。大约是1981年寒假,我和许正松、姜诗元、曹汉俊等四人,还策划了一次近乎生存体验式的很疯狂的“诗人之旅”。大家约定每人只带30元(也可能是40—60元,记不太清了),去江浙一带“行万里路”。我本意是在山水和乡村之间行走,但曹汉俊等人要走城市,我便服从了多数。结果我们靠身上仅有的一点小钱,“流浪”了常州、镇江、扬州、苏州、杭州等地,最后弹尽粮绝,饥肠辘辘,连买回程的火车票都没钱了。青春无忌,精力过剩,一路上着实闹出了不少的笑话,但一路上还是快乐非常。印象最深的是在苏州虎丘,我们刚到景区,几双如狼似虎的目光,便不约而同地投射到一个美女身上。她与我们年龄相仿,是属于典型的那种苏杭美女,沉静、典雅、高贵,个子高挑、匀称,头发盘成很古典的发髻,皮肤白皙,着装素雅,有一种逼人的冷艳。如今三十多年过去了,当年的苏州女神经历过怎样的人生,现在不知是风韵犹存,还是已成为残花败柳?曾经沧海难为水,从那以后我在中国大地上再也没有见过美女了。

    就在这不久,曹汉俊在南京的《青春》杂志,发表了一个组诗《中国,站在高高的脚手架上》,令人耳目一新,在高校诗人中引起注目。


    问:大学毕业后,大学生诗歌运动的精神,还在您的身上延续吗?
    答:是的,应该说我的整个八十年代,都是诗歌的时代。从安师大进修结业回铜陵师专执教时,我担任的是“文选与写作”的教学,在讲解写作观念、艺术手法以及分析范文时,我经常涉猎国外的现代派写作、国内当时出现的有影响的作品包括“朦胧诗”的代表作,学生们非常振奋,课堂气氛热烈。凡我开课,教室都座无虚席。比如舒婷的《致橡树》,我竟然用好几个课时赏析这首诗,过去了几十年,有的学生见到我,还能回忆起当时我纵横捭阖的评点和激情飞扬的情景。我就这样将很多本性善良的学生,引上了“贼船”,成为文学的狂热追求者。稍有慰藉的是,后来有些学生取得了一定的甚至喜人的成就,比如崔国发,他在散文诗的创作和诗歌评论方面,获得不小的成果,已出版多部专著。还有何显玉,也在报刊发表了大量散文、诗歌作品,并成为一家报社的顶梁柱。还有吴刚、陶红绪等,都通过文字工作实现了自己的人生的价值。

    我在铜陵师专读书的时候,就参与主编一份油印的,差不多可以称为“校报”的印刷品《春潮》,发表了不少学生们的习作。这时候《春潮》已改为刊物的形式了,先是油印后来就铅印了,我一度是这刊物的主要负责人之一,所以必然重视刊发诗歌,甚至出过“诗歌专号”。其间我还向已颇具名气的大学生诗人王家新、安徽大学毕业的史辉等人约过稿,都得到他们的支持。安徽师范大学的那帮诗友,当然也是积极给稿,不亦说乎!诗心如火,激情澎湃,其间我还邀请已经成名的梁小斌来铜陵师专演讲,大受学生和校外写诗人的欢迎。时过境迁,他演讲的题目和内容,我已经忘得差不多了,只有一个细节还在记忆里生动着。演讲结束那天,梁小斌与我和一应人群,正经八百地一一告别,要下次再见了,但过去一些时间后,他给我打来一个电话,说是他把钢笔丢在我宿舍了,要我找找,他要回来拿。我终于在一堆书籍和纸张里,找到了他那支破旧的钢笔,而他也真的回来了,又是一一告别,下次再见。也难怪,他可能用那支贴有胶布的钢笔,写出了《中国,我的钥匙丢了》,舍不得。

    八十年代的铜陵,是安徽的诗歌重镇,诗人和诗爱者云集,比我们长一辈的有谢采筏、方遒、陈发玉、洪哲燮、叶葆菁、丛奉璋等,与我年龄相仿的有凌代坤、许正松、吴笛、周国平、周宗雄、严志海、陈建,小一些的有唐旺盛、钱邦东、崔国发、李柏芳、赵莉、刘淑英、车萍、王运芳等。当然远不止这些,只是一时只想到了这些名字,绝大部分都是大专院校毕业生或在校生。我们经常举行笔会、朗诵会等诗歌活动,诗友之间的往来也比较频繁,官方和民间还经常编辑诗集和诗歌刊物,整个城市都洋溢着浓烈的诗歌气氛。其间还评选了一次“政府奖”,我在《萌芽》杂志上发表的一首诗《我是祖国的新闻》,获得铜陵市人民政府颁发的优秀创作奖。

    八十年代中期,因作家王有路老师的推荐,我离开铜陵来到合肥,调到安徽省旅游局宣传处工作。这时我仍然嗜诗如命,与许多时在合肥居住的诗人往来密切,气氛也很活跃。当时合肥诗人云集,由公刘、严阵、刘祖慈、梁小斌等老中青诗人,组成了一个强大的在全国有很大影响的诗人方阵。由省文联主办、安徽大学毕业的大学生诗人蒋维扬执掌的《诗歌报》,以其先锋性、青年性、探索性,成为中国诗坛的一面旗帜。

    就个人来说,其间最值得一提的是,我和当时已从安师大毕业分到《安徽画报》做文字编辑的查结联,联手创办了一份彻底的民间诗报:《拜拜诗报》,对开四版,甚是气派。首期发了我、查结联、曹汉俊、姜诗元等人的诗作,百无顾忌,特别“另类”。当时在合肥的安徽大学、安徽农业大学、中国科技大学等高校,诗歌运动方兴未艾,诗社林立,这期“诗报”引起一些传统卫士的恼怒,但在大学生诗人中引起极大的反响。后来好像是反“精神污染”,在安徽一时有点扩大化,他们将《拜拜诗报》拿去做反面教材展览,特别是曹汉俊的那首《我的生殖器硕大》被上纲上线,受到了铺天盖地的批评。我和查结联都被“调查”了,离撤职处分蹲大牢也只有一步之遥了。好在最后是有惊无险,但《拜拜诗报》也就寿终正寝了。不过回顾安徽八十年代的大学生诗歌运动,或曰民间诗歌运动,不能不提《拜拜诗报》。


    问:当年,您创作的那首《北方的童话》曾经很受读者喜欢,能否谈谈这首诗的创作、发表过程?那时你还有哪些自己比较满意的作品?
    答:那时候差不多天天写诗,写出一批后就去邮电局投寄。《北方的童话》创作于1983年,至于创作的动因,是受某个见闻的触发,还是灵光一闪,记忆已经模糊了。上面我说到林贤治,他后来离开《花城》去办一个诗歌刊物《青年诗坛》,这个刊物存在时间不长,但一出来就在青年诗人中产生巨大的影响和关注。那些年我给林贤治先生经常寄稿,这首诗应该是他在编辑《青年诗坛》时,从我往日投寄的一摞诗稿中选出来的。发出后我最先从曹汉俊、姜诗元、许正松等诗友那里听到好评,我本人也比较喜欢。全诗如下:
    雪花染白的茅棚
    灯火灭了,走出一个
    扣着狗皮帽的猎人
    古老的雪撬
    将他推向一片
    灌满风雪的阔叶林

    这个世界也是饥饿的
    只有奇形的常绿树
    常常惊动他那双
    星星般透明的眼睛
    有黑色的鹰,但没有飞进
    属于他的天空

    蓦然,在一个
    有小溪响动的地方
    流来一串宁静的声音
    他举起黢黑的枪口
    整个森林,连同风
    都习惯地绷紧
    变成弦月般幽暗的雕弓

    原始的梦境开始美丽
    一只幼小的梅花鹿
    悠闲地走着
    不时地望着远方
    仿佛要寻找天真的伙伴
    又停在蓝宝石一样的溪边
    欣赏自己
    也惊异的造型

    不知为什么
    猎人的枪口,迟迟没有飘出
    那一圈灰色的烟云
    小鹿在飘飘的雪花里
    没有惊悸地走了
    猎人,连同森林和天空
    都成了它的背景
    成了童话般的浮雕
    退进一片永恒的安宁

    现在我来看这首诗,感觉到有明显的不足,但在当时的诗歌语境里,还是有可圈可点的地方的,比如意境还算纯净、优美,叙述流畅、洗练,有一定的童话色彩,小鹿的美丽、清纯的世界,使猎人的人性受到震撼,良知的复苏使他停止了杀戮,有一定的哲学意蕴和深邃的内涵,不浮泛,不滥情等。

    自己满意的作品,当时觉得很多,现在觉得很少了。印象好些的还有一首《硕鼠》,八十年代末发表在《诗刊》上,也听到一些好评:

    你一生推敲《硕鼠》
    津津有味
    与古汉语交谈

    你已衰老
    某日  硕鼠被你敲痛
    极不耐烦
    一跃二千多年
    从孔夫子胯下窜入大街
    你目瞪口呆

    古汉语说
    过街之鼠  人人喊打
    你站在阳台
    大声附和  嗓子已哑

    街道平静如常
    象某种时髦动物
    硕鼠招摇过市
    见红绿灯毫不害怕
    甚至跳上公共汽车
    占领一个
    最好的位置

    你和古汉语
    面面相觑



    问:目前,诗坛上有这样一种观点,认为20世纪80年代大学生诗歌运动是继朦胧诗运动之后、第三代诗歌运动之前的一场重要的诗歌运动,您如何看待上世纪80年代大学生诗歌运动的意义和价值?其中您个人最大的收获是什么?最美好的回忆是什么?
    答:“朦胧诗”代表性的诗人大多全程经历了“文革”,耳闻目睹或亲身经历,使他们的身心在重压下伤痕累累,其诗歌作品大多直接或间接地表现出对那一段历史的批判、思考,以及对邪恶的抗争和个人英雄主义情怀,题材还是社会性的,意识是群体性的,其思想意义和社会意义可能大于审美价值,这样就很难长久地保持艺术的魅力。所以在最初的激动过后,正在接受高等教育,开始接触西方现代派文学,眼界大为开阔,身处新时代、青春勃发的大学生诗人群体,就不满足也不能够沿着“朦胧诗”的道路继续走下去了,渴望超越开拓一代新诗风就成为必然。可以这么说,“朦胧诗”为中国的诗学观念的变革,打开了一条新路,大学生们走了一段之后,就发现了更广阔的世界。

    八十年代的大学生诗歌,较之“朦胧诗”,意识形态的色彩明显淡化,试图注重诗歌的艺术规律和个体生命的体验,题材更加广泛,手法更加多样,语言更具独创性和美学意蕴,加上大学生诗人群成千上万,几乎遍布全国每一所高校,所以其影响之广泛,不仅超越了“朦胧诗”,也是史无前例的。在中国新时期的诗歌进程中,她还起到了承前启后的作用,没有八十年的大学生诗歌运动,可能就不会出现后来的破坏与重建并存的“第三代诗潮”,也就没有当今中国诗坛走向多元、观念开放、千姿百态、新意频出的气象。

    在中国的诗歌乃至整个文化史上,八十年代的大学生诗歌运动,都是唯一的。

    就个人来说,最大的收获不仅仅是创作并发表了一些诗歌作品,而是拥有了一段快乐、纯粹、诗心如火、自由洒脱的生命经历和创造的喜悦。随着时代的发展与变化,那一种“活法”可能不会再有。我至今都坚定地认为,能作为八十年代大学生诗歌运动的一个积极参与者,是我有生以来最自豪的事。一个人的青春如果能与诗歌为伴,即使后来融入芸芸众生,他的生命仍会保留一份与众不同的品质,闪耀着独特的光泽。青春终将失去,诗意的生命可通达百年。

    八十年代虽然已经远去,但那些与诗歌相融的美好、高洁与温馨,仍然存留在我记忆的深处,星星点点,俯首可拾。我时常想起的是与安师大诗友们交往的那份纯真、那份热情,以及那些散步论诗、海阔天空、激情飞扬的黄昏。在铜陵的日子,寒冬的深夜,我和诗友到街头小摊吃馄饨,夏天的夜晚,诗友们在我宿舍门前吃西瓜,在月光下朗诵新作的情景,至今历历在目。那个年代的诗人是纯粹的,是激情的,有外省的青年诗人如南京的周俊等,曾来我这里串联约稿,我也曾往北京,登门拜访已借调到《诗刊》的王家新,他那时住在一个老旧的四合院里,我们一见如故,朴素、真诚而儒雅的诗人,亲自掌勺做菜,晚上我们一边喝酒,一边谈诗,直到深夜方休。我去成都出差,还去拜访过著名诗人流沙河,诗人和他年轻貌美的妻子,在自己的家里热情接待了我,就像一个邻家的老者,和蔼可亲,慢声细语,侃侃而谈,并签名送我一本他刚刚出版的诗集。来合肥以后,梁小斌也常来我的宿舍,甚至自己热饭自己吃,这样一些温暖的场景,现在可能不多见了。

    那时还是个靠书信联系、往来的时代,我与更多诗人、编辑、诗友的联系,还是靠写信,并存留着很多感动的回忆。我在铜陵的那段时间,与《安徽文学》的诗歌编辑刘祖慈,书信往来相对较多,他那时已是名气冲天的诗人,但我给他寄稿,他几乎是每次必复,而且认真,主要是说对我诗作的看法,以及一些诗歌的话题。后来我整理过一次,大约有十几份吧,都是用毛笔写的,他的书法确实不错,仅从书法的角度来说,这些信就有欣赏和保留的价值。黄大明同学毕业后,意气奋发的报名去了西藏,一去就是十年。因为相距遥远,我们的通信相对较多,这对大明来说能聊解乡愁,消解寂寞,在心灵里保持诗歌的温度;对我来说,黄大明在西藏高原生活、写诗,是一件很新奇的事,与他文来字往能满足我的好奇,激发无穷的想象。

    “友谊”与“诗歌”,是我与黄大明等诸多诗友“鱼雁传书”的主题。

    书信是人类心灵沟通,传情达意,彼此关怀,缩短人际距离的最为温馨的传统方式,可惜在现代社会里正渐渐失落。我们那时候的“信关系”,留有鲜明的时代烙印,是那次诗歌运动的足音,就更加弥足珍贵了。


    问:当年您拥有大量的诗歌读者,时隔多年后,大家都很关心您的近况,能否请您谈谈?
        答:从大学毕业到九十年代初期,我先后做过教师、电台编辑、省直机关干部等,后来分别在安徽省人民政府参事室《大开放》杂志、安徽省贸促会《经贸天地》杂志担任主编或执行主编。其中的《大开放》,曾以策划的新潮,思想的先锋,编辑和文体的新锐,装帧设计的时尚,一度给安徽杂志界带来冲击,创办第三期便发行了15万份。

        商业的潮水冲淡了写诗的激情,我和许多同代的大学生诗人一样,自觉或不知觉地渐渐搁笔了,在新的事业里继续追求着生命的价值。新世纪初叶,我更是跨出了许多人不能理解的一步,从体制内走向市场,创办了一家民营文创企业——安徽省经天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又彻底地换了一种“活法”。一路走来,有苦有乐,有风生水起,也有低迷徘徊,一言难尽。好在公司经营的主要业务,如营销咨询、活动策划、音像制作、广告设计、媒体推广等,很适应我对“创意”的爱好与追求,商场上的竞争,也满足了我喜欢挑战、不甘平庸的个性。青年时代的所作所为,或许会在人的一生中留下痕迹。我的企业在行进中,一直活跃着诗歌的基因。我们曾举办过多次“安徽诗人之旅”活动,也举办过多次诗歌大赛、研讨会、朗诵会等,为诗歌走向社会甚至走向市场,探索出了适应时代发展的有益路径。

        2011年,在合肥工业大学出版社的支持下,我青年时代的部分作品结集《江文波文集》正式出版,在我为诗歌卷《无语的石头》写的后记中,留有这样的文字:      

    重新面对往年的作品,感到亲切又觉陌生,现成的熟语就叫‘感慨万千’。这使我想起很多事,很多人,特别是那些曾经给我无私帮助和友情的老师与文友,他们的音容笑貌,与那个属于诗歌的纯洁岁月已融为一体,成为我难以忘怀的感动。
    “这些作品的写作,毕竟多半距现在已有二、三十年了,不仅事过境迁,而且是天翻地覆,但优秀出版人、作家、评论家朱移山等许多不俗的朋友,竟都认为这些诗作仍有品读的理由……是的,那个理想、激情和美丽的年月已经远去,但我们可以通过那个时期的诗文,来回味那段文学复苏、人性觉醒与民族奋进的历史,从而有所启迪。对我自己来说,‘青年’毕竟是人生最宝贵的岁月,若能留下一点可以‘自诩’的印迹,至少也可以温暖自己。
    “虽然我还要在尘世的路上匆匆奔走,但生命的真正意义是栽培快乐。在这个物欲横流,‘精神家园’似已失落的时代,我不期望这本诗集的出版能格外地带来什么,因为我确实只想——
    “回头向诗”。
    “也许诗歌曾经的辉煌不会再来,但那薪火相传的人文精神,永远是人类幸福的源泉。”
    原以为搁笔十多年,再也写不出诗了,没想到竟然还能重新找到写诗的感觉与激情,我从《安徽文学》2013年第5期发表的我的一个组诗中,选出一首《黑色闪电》,大家便可窥见我现在诗歌创作的端倪:

    总有那样的夜晚,一道闪电
    披着黑色风衣,从浩渺的天空
    飞檐走壁,一跃而过

    黑色闪电,曾在十二星座匆匆落脚
    溅飞的星雨,写出一部天书
    不知从何处翻开,神秘莫测

    是雷,是雨,大片流云的影子
    在山巅行走,心事重重
    就像那崖顶的石头,摇摇欲坠

    坐在没有文字的青石上
    人们抬头观天,预测大运
    闪电,总让人颤栗前世今生

    他们花去很多农闲的日子
    在天地间,打捞闪电的声音
    蓦然摊开双手,却十指空空

    我在心灵上方,点亮路灯
    不让黑暗接近自己的眼睛
    光明不用寻找,她就是我的灵魂

    命运的瓶子,装满清亮的泉水
    浇灌土地,春种秋实
    我用一句朴素的话语,说完一生

    我总在阳光的树下,灿烂写诗
    黑色闪电,成为意外的象征
    字里行间,庄稼繁茂,天朗气清


        《安徽文学》的现任诗歌编辑、青年诗评家何冰凌对我说,你虽然十多年没写诗,但现在重新操刀,与当下的诗歌语境并没有距离……
         只要你拥有一颗诗心,终生写诗就有可能。
         2012年,我发起创办了网络文学论坛“知更鸟中文网”,还编印了《知更鸟文学》杂志。
         我对八十年代的诗歌生活充满感恩。


    备注:以上是原稿,《星星》发表时有删减。
  • TA的每日心情
    奋斗
    2015-12-21 16:04
  • 签到天数: 28 天

    [LV.4]偶尔看看III

    发表于 2015-12-21 16:06:13 | 显示全部楼层
    支持,鼓掌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奋斗
    2018-2-28 07:58
  • 签到天数: 55 天

    [LV.5]常住居民I

    发表于 2015-12-21 16:10:28 | 显示全部楼层
    祝贺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6-1-8 11:40
  • 签到天数: 12 天

    [LV.3]偶尔看看II

    发表于 2015-12-21 16:23:59 | 显示全部楼层
    祝贺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6-4-23 16:35
  • 签到天数: 37 天

    [LV.5]常住居民I

    发表于 2015-12-21 16:32:14 | 显示全部楼层
    祝贺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6-11-4 09:03
  • 签到天数: 136 天

    [LV.7]常住居民III

    发表于 2015-12-21 19:47:29 | 显示全部楼层
    知更鸟网编2 发表于 2015-12-21 15:50
    我对80年代的诗歌生活充满感恩——江文波访谈录
    访问者:姜红伟受访人:江文波访谈时间:2014年10月9日晚2 ...

  • TA的每日心情
    奋斗
    2018-1-3 08:56
  • 签到天数: 74 天

    [LV.6]常住居民II

    发表于 2015-12-22 08:58:46 | 显示全部楼层
    祝贺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擦汗
    2016-2-1 08:50
  • 签到天数: 2 天

    [LV.1]初来乍到

    发表于 2015-12-22 09:24:11 | 显示全部楼层
    祝贺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6-5-13 08:23
  • 签到天数: 2 天

    [LV.1]初来乍到

    发表于 2015-12-22 21:47:16 | 显示全部楼层
    祝贺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5-4-19 21:41
  • 签到天数: 30 天

    [LV.5]常住居民I

    发表于 2015-12-24 22:31:28 | 显示全部楼层
    更加理解文波老师。读着他的诗,感受到一种独特的诗歌艺术美,他的经历,成为他的作品的灿烂的背景。期待着文波老师新作喷薄而出。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6-11-1 10:05
  • 签到天数: 66 天

    [LV.6]常住居民II

    发表于 2015-12-25 14:53:46 | 显示全部楼层

  • TA的每日心情

    1429450888
  • 签到天数: 30 天

    发表于 2015-12-26 12:16:21 | 显示全部楼层
    自由的鸽群开始飞翔
  • TA的每日心情
    奋斗
    2014-1-21 17:04
  • 签到天数: 53 天

    [LV.5]常住居民I

    发表于 2015-12-26 12:25:36 | 显示全部楼层
    祝贺江总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擦汗
    2017-3-15 16:18
  • 签到天数: 34 天

    [LV.5]常住居民I

    发表于 2015-12-26 17:01:17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周末好!
  • TA的每日心情
    擦汗
    2017-3-15 16:18
  • 签到天数: 34 天

    [LV.5]常住居民I

    发表于 2015-12-26 17:01:43 | 显示全部楼层
  • TA的每日心情
    擦汗
    2017-3-15 16:18
  • 签到天数: 34 天

    [LV.5]常住居民I

    发表于 2015-12-26 17:02:07 | 显示全部楼层
  • TA的每日心情
    擦汗
    2017-3-15 16:18
  • 签到天数: 34 天

    [LV.5]常住居民I

    发表于 2015-12-26 17:02:41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问候砚版!
  • TA的每日心情
    擦汗
    2017-3-15 16:18
  • 签到天数: 34 天

    [LV.5]常住居民I

    发表于 2015-12-26 17:03:18 | 显示全部楼层
  • TA的每日心情
    擦汗
    2017-3-15 16:18
  • 签到天数: 34 天

    [LV.5]常住居民I

    发表于 2015-12-26 17:04:09 | 显示全部楼层
  • TA的每日心情
    擦汗
    2017-3-15 16:18
  • 签到天数: 34 天

    [LV.5]常住居民I

    发表于 2015-12-26 17:04:52 | 显示全部楼层
    晨思文 发表于 2015-12-24 22:31
    更加理解文波老师。读着他的诗,感受到一种独特的诗歌艺术美,他的经历,成为他的作品的灿烂的背景。期待着 ...

    谢谢思文君的鼓励!共勉!
  • TA的每日心情
    擦汗
    2017-3-15 16:18
  • 签到天数: 34 天

    [LV.5]常住居民I

    发表于 2015-12-26 17:05:50 | 显示全部楼层

    问候东宏诗友,祝生活快乐,创作丰收!
  • TA的每日心情
    擦汗
    2017-3-15 16:18
  • 签到天数: 34 天

    [LV.5]常住居民I

    发表于 2015-12-26 17:07:10 | 显示全部楼层

    问候东宏诗友,祝诗意的生活!
  • TA的每日心情
    擦汗
    2017-3-15 16:18
  • 签到天数: 34 天

    [LV.5]常住居民I

    发表于 2015-12-26 17:12:12 | 显示全部楼层
  • TA的每日心情
    擦汗
    2017-3-15 16:18
  • 签到天数: 34 天

    [LV.5]常住居民I

    发表于 2015-12-26 17:14:27 | 显示全部楼层
    黄牛要舞 发表于 2015-12-26 12:16
    自由的鸽群开始飞翔

    黄牛的头顶,是成片的鸽群!
  • TA的每日心情
    慵懒
    2016-3-17 15:39
  • 签到天数: 11 天

    [LV.3]偶尔看看II

    发表于 2015-12-27 18:59:52 | 显示全部楼层
    威武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奋斗
    2014-1-21 17:04
  • 签到天数: 53 天

    [LV.5]常住居民I

    发表于 2015-12-27 21:52:38 | 显示全部楼层
    江文波 发表于 2015-12-26 17:07
    问候东宏诗友,祝诗意的生活!

    谢谢江总鼓励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6-1-8 11:40
  • 签到天数: 12 天

    [LV.3]偶尔看看II

    发表于 2015-12-28 11:55:19 | 显示全部楼层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6-11-4 09:03
  • 签到天数: 136 天

    [LV.7]常住居民III

    发表于 2015-12-28 13:08:14 | 显示全部楼层
    江文波 发表于 2015-12-26 17:02
    谢谢,问候砚版!

    祝元旦快乐!
  • TA的每日心情
    擦汗
    2017-3-15 16:18
  • 签到天数: 34 天

    [LV.5]常住居民I

    发表于 2015-12-29 23:18:56 | 显示全部楼层

    新年快乐!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6-11-4 09:03
  • 签到天数: 136 天

    [LV.7]常住居民III

    发表于 2015-12-30 12:13:08 | 显示全部楼层

    共同快乐!
  • TA的每日心情
    奋斗
    2018-2-28 07:58
  • 签到天数: 55 天

    [LV.5]常住居民I

    发表于 2015-12-30 14:00:38 | 显示全部楼层
  • TA的每日心情
    奋斗
    2018-1-3 08:56
  • 签到天数: 74 天

    [LV.6]常住居民II

    发表于 2015-12-30 17:09:11 | 显示全部楼层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5-12-31 09:17:33 | 显示全部楼层
    祝恭文波先生。元旦快樂。
  • TA的每日心情
    擦汗
    2017-3-15 16:18
  • 签到天数: 34 天

    [LV.5]常住居民I

    发表于 2015-12-31 15:42:39 | 显示全部楼层
    意隨風 发表于 2015-12-31 09:17
    祝恭文波先生。元旦快樂。

    祝新年快乐!
  • TA的每日心情
    难过
    2017-7-5 16:12
  • 签到天数: 51 天

    [LV.5]常住居民I

    发表于 2016-1-2 23:07:08 | 显示全部楼层
    祝贺江总!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6-1-3 22:09:20 | 显示全部楼层
    跨度、维度、精度。见证近代诗人诗歌之路。
  • TA的每日心情
    慵懒
    2016-3-17 15:39
  • 签到天数: 11 天

    [LV.3]偶尔看看II

    发表于 2016-1-4 17:12:33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擦汗
    2017-3-15 16:18
  • 签到天数: 34 天

    [LV.5]常住居民I

    发表于 2016-1-6 16:15:09 | 显示全部楼层
    东方儿女 发表于 2016-1-3 22:09
    跨度、维度、精度。见证近代诗人诗歌之路。

    问候东方!
  • TA的每日心情
    擦汗
    2017-3-15 16:18
  • 签到天数: 34 天

    [LV.5]常住居民I

    发表于 2016-1-6 16:15:51 | 显示全部楼层

    给小乔上茶!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