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知更鸟 中文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1012|回复: 2

[现场评说] 杜牧的仕隐态度

[复制链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6-12-16 16:02
  • 签到天数: 76 天

    [LV.6]常住居民II

    发表于 2017-9-12 14:01:4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杜牧的仕隐态度
    作者:停灯向晓
    晚唐诗人杜牧在仕与隐问题处理上,颇有自己的个性特点。因这个问题带有一定的普遍性,因而值得我们注意。诗人在37岁赴京上任时写过一首《自宣城赴官上任》诗:
       
        潇洒江湖十过秋,酒杯无日不淹留。
        谢公城畔溪惊梦,苏小门前柳拂头。
        千里云山何处好,几人襟韵一生休。
        尘冠挂却知闲事,终把蹉跎访旧游。
        杜牧这个人很有意思,他本是一个很有政治抱负的人,很想在政治上有所作为,早年入仕曾在地方幕府做过十多年簿书,这一段生活他是不得志的,他也曾写诗表现出怀才不遇的心情,但是现在机会来了,可以荣调京城了,应该说是可喜可贺之事,但我们仔细揣摩这首诗,作者非但没有表现出兴趣,反而大有归隐之意,这就不能让人感到疑惑不解了。
        这首诗可以看作是作者对过去十多年生活的总结。我们看到,杜牧在这一首诗里表现出来的却是对过去生活的留恋,其间并没有什么悔恨之意。说十多年的生活为潇洒江湖,更伴以每日必酒,悠游山水,你看他把这一段生活写得多么自由自在,略无拘束,可见他在这一时期,身心在大自然的熏陶中获得了愉悦和解放。想到这样的生活很快就要因调任京城而丧失,重新陷入宦海沉浮之中,因此再次勾起了归隐的念头。但官还是要做,这真是一种无可奈何的情状。同年同时作者还有一首《宣州送裴坦判官往舒州时杜牧欲赴官归京》表现出大致同样的思想感情:
        日暖泥融雪半消,行人芳草马声骄。
        九华山路云遮寺,青弋江村柳拂桥。
        君意如鸿高的的,我心悬旆正摇摇。
        同来不得同归去,故国逢春一寂寥。
        如果上一首诗表现了对大自然的眷恋和展示了个人的襟韵,那么这首诗就以送别的形式表现出过去十年朋友间珍贵的友情和对入京做官的隐忧。首句写景仍然表现出对当地自然景色的由衷赞叹,在诗人眼中宣州的大自然永远是美好的,在此送别和自己即将离去之际,这眼中景更显得珍贵。裴判官即将弃官赴舒州,所经过的九华山、青弋江都是美景如画,时值初春,正是万物勃发的季节,诗人赞美裴判官的去志如飞鸿之高远,而自己赴京城却不知是怎样一种处境,由此感到心中如摇旆一样七上八下;再想到在家乡独自一人面对美好之春景,这只能徒增自己的寂寥感伤,由此愈发增加了对于过去十年生活的留恋和向往。
        从杜牧这两首诗中表现出来的复杂的思想感情来看,晚唐的仕进对于诗人来说,已经和施展政治抱负没有必然的联系了。毋宁说仕进反而会进一步陷入政治斗争旋涡而招致灾祸,腐败的政治不能不在诗人的心灵投下一层阴影,使他对于做官心灰意冷。
        仕与隐是中国古代士大夫必须处理好的一个重大问题,它直接关涉到人的生存状态。杜牧对待这个问题的态度虽然历经痛苦熬煎与各种复杂思想感情的矛盾斗争,但他最终还是解脱了出来,以放达的态度对待之,因此他就不那么在意做官,在意升迁。他晚年再次荣获内调,却无喜悦之色,他在赴长安途中作诗云:“镜中丝发悲来惯,衣上尘痕拂渐难。惆怅江湖钓竿手,却遮西日向长安。”多年的仕宦生涯使诗人老了许多,在此赴任长安之际却反而追慕江湖渔钓之事了。隐的念头终于在他的晚年占了上风。
        一般说来,中国古代的士大夫对于朝廷的安危都曾寄予深切的关怀,总想施展政治抱负以报效国家。但是这往往只是一厢情愿,真正得志有所作为的却很少,这就会带来一个问题,就是一旦政治上受挫如何处世立身?在中国历史上,处理这个问题有两种方式,一种就是视价值实现为生命之根本要义,如果不能实现政治抱负就自杀(如屈原),还有一种就是全身避祸,归隐山林,从此远离政治。但是真正能做到这两点的人并不多,大部分官僚只能任凭摆布,叫你进你就进,叫你退你就退。你无法进行选择,你能选择的只是你对待这件事件的态度。杜牧对朝廷既有进谏,对时弊也有批评,但在进退问题上更多地却表现为无可而无不可的态度,这根源于他对腐败的朝政看得比较透,思想比较深刻,性格比较豁达,因而也造就了他诗歌的风格特点。他不像杜甫那样对朝政的得失那样耿耿于怀,对君王那样念念不忘,因而呼天抢地,悲悯不已;也不像李商隐那样多愁善感,那样沉湎于情感而不能自拔。《直斋书录解题》说他:“牧才高,俊迈不羁,其诗豪而艳,有气概,非晚唐人所能及也”,可算确评。
        大凡古代士大夫对于古今人事政治乃至宇宙空间都有一种历史的通达的眼光,他们在看透政治腐败以后,往往超越历史时空的局限,做更深广的历史的空间的观照,获得更高层次的人生体验,诗人也因此铸就了高尚的人格襟抱。杜牧在宣州做官时写的《题宣州开元寺水阁下宛溪夹溪居人》就颇能说明这一点:
        六朝文物草连空,天淡云闲今古同。
        鸟去鸟来山色里,人歌人哭水声中。
        深秋帘幕千家雨,落日楼台一笛风。
        惆怅无因见范蠡,参差烟树五湖东。
        登临览景,六朝的繁华已成陈迹,只见一片野草铺天盖地,只有天空淡远,云彩悠闲地飘荡,古今相同,勾起诗人对于繁华易逝,时代盛衰的感叹。天空还是那片天空,而人间却经历了多少历史沧桑!诗一开篇就立意高远,境界开阔。此时诗人面对敬亭山看到鸟儿来回在山中飞来飞去,由此想到世世代代居住在这里的人们喜庆丧吊,生生死死,轮回不已,年轮就是这样逐渐向前推进,人间的悲喜剧在时间的淹没中似乎显得无足轻重。时值深秋,或阴或晴,山中的暴雨似乎是给千家万户挂上一层层幕帘,天晴时落日下和风送来一阵阵笛声,也会久久回想于脑际。只有这自然界的风风雨雨,日出日落让人难以忘怀,于是诗人极目远望,只见参差不齐浓密如烟的树木遮挡住他的视线,使他看不见范蠡当年归隐的太湖,于是一片惆怅之情油然升起,诗人再次为归隐不得而扼腕长叹。客观世界的永恒和人生的有限性,让诗人感叹沉吟不已。
        由于杜牧对于时代、人生、官场、历史乃至宇宙有着较之一般士大夫更高的透彻的领悟,故他对仕隐之关系的处理始终保持清醒的认识和放达的态度。放者,放浪也;达者,通达也。如果将他与盛唐大诗人李白相比,我们可以看到,李白固然也有放达的一面,但他处于鼎盛的盛唐时期,故其放达中充满了自信和豪迈。时代的蓬勃向上、思想的宽容解放、生活的富裕丰足等等因素都在造就着诗人的放达的性格。杜牧则不然,他身处萎靡不振的晚唐时代,在他身后不到30年就爆发了黄巢大起义,唐朝的统治也随之土崩瓦解了。因此杜牧的放达就不能不带有他那个时代特点,身处末世,面对黑暗,造就出的也只能是扭曲的和无可奈何的“放达”。对于杜牧的放达,评家多有诟病,他本人也曾因浪迹青楼酒馆而影响他的仕进。对于这一段生活,诗人的思想感情也比较矛盾,夹杂着留恋与悔恨、怅惘与憧憬,既有怀才不遇的怅恨,又有摆脱约束尝受自由生活的眷恋,这些复杂的感情,他能真实恰切而又十分自然地融进他的诗篇,使他的这方面情感得到充分的表露。他的《念昔游》说:“十载飘然绳检外,罇前自献自为酬。秋山春雨闲吟处,倚遍江南寺寺楼。”这首诗对于他的放浪生活表现得比较含蓄,并没有特别的褒贬之意,也正是他复杂感情的真实流露。不过我们还可以看到,他虽然放浪山水,寄情秦楼青馆,但却是一个有情有义的人。他在与一位歌妓分别时作《赠别二首》以作留念。诗云:“娉娉袅袅十三余,豆蔻梢头二月初。春风十里扬州路,卷上珠帘总不如。”“多情却似总无情,惟觉罇前笑不成。蜡烛有心还惜别,替人垂泪到天明。”他对于歌妓也是以平等的态度当作朋友一样对待,临行赠别,其情感深挚竟至于分别时无言以对。但应该看到,诗人毕竟是一个有着远大政治抱负的人,他是不会甘心长期沉湎山水酒色,虚度年华的,诗人的赴京上任正说明了这一点,但晚唐政治的腐败,官场的险恶,又足以让诗人寒心,所以诗人最终还是表达了归隐意愿。杜牧一生对于仕与隐一直取比较旷达的态度,虽然他一直都在做官,但他似乎漫不经心,没有把官位看得过重,故他才有放浪形骸,不拘小节的性格特点,才有机会接触下层社会,生发出同情下层妇女的思想品格。从这一点来看,他比那些蝇营狗苟,视乌纱帽为生命却表面上让人抓不住任何毛病骨子里卑鄙龌龊之辈,高尚得多。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5 天前
  • 签到天数: 63 天

    [LV.6]常住居民II

    发表于 2017-10-25 14:44:33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5 天前
  • 签到天数: 63 天

    [LV.6]常住居民II

    发表于 2017-10-25 15:23:15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